教育專業怎樣想?

 

九月一日,反國民教育行動會去到下一個高潮:在政府總部紮營,顯示氣勢,也以行動升級中教育市民。作為教師,老實說,慚愧,實在做得不夠。

為甚麼不夠呢?這陣子流行以「收左邊個錢」作攻擊,既然香港學校最大部份的收入都是政府津貼,53萬的額外津貼對資源緊綴的學校也似乎有點支持,所以大家郁不得其云云:對不起,這種解釋太行為主義,老師們也有自已的想法。問題應該是:性格如何決定命運?

如果各位讀者留心不少教育界團體,無論是辦學團體或者教協,無論是支持或反對撤回國民教育指引,有幾個立場,其實都是相同的:

1. 他們都嘗試以「教育專業」的角度來解釋「國民教育」其實是一個大政策的一部份。
2. 他們都認為「國民教育」議題已經被政治化,而議題本身,應該只是一個教育專業的問題。
3. 他們都認為外界應相信教師的專業。

在這個立場上,我們應該清楚的是,反對撤回國民教育的人,除了是左校之流之外,還有一批是真誠的教師,他們也反對洗腦,只是基於上面的理由,認為他們的專業操守包括把關人的角色,所以,前線老師和學校「應該」可以處理這個問題。

簡單點說,專業主義就是以知識為理據的獨善其身,但專業主義的反面,借《信報》上週魯姜專欄文章《錯不在我的專業傲慢》所描述:「專業人士未必會向人多拿多取,但大會不准別人多索多求,因為熟知自己的權益和權責(平日代表客戶同樣據理力爭);守法方面,他們甚少以身作則,大多喜歡與同業比較;他們視維護自已的權益,等同維護專業界別的利益;他們喜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心態,因為不輕易接受他人的批評。」

這清楚地描述了一些教師團體在言幾次事件的立場。為甚麼不用擔心偏頗教材?因為教師可以有自己的能力處理。為甚麼不能罷課?因為客戶即學生受教育的機會受損。為甚麼不支持全面撤回,反而更多人寧願有一份良心約章?因為同業之間應該互相尊重,不能給人家帶來政治壓力。

這種獨善其身,無疑是有傳統君子風範,可惜政府並無這種大量,反而無論過去和現在,都借此過橋抽板:由母語教學、三三四學制等等,多少的教育政策都是在「教師都是專業」中通過。我們的政府從來都忽視專業和專業背後所承載的核心價值:律師會講起法治,教育同工應該想到的,應該是過去簡單的競爭,到今日全方位扭曲的競爭;而近來的新學制的檢討會裏,大家都會見到我們的專業如何在落實政策的過程中被忽視。

與此同時,獨善其身也忽視了政治化正是這個回歸後的香港所面對的問題:教育政策背後都有政治意圖。這不是民間做成的,而教育政策正是「一國」的重要方針。教師們要記得的是,現在的北京政權和港英的教育政策出發點是完全不同的:以前的教育是去意識型態的(當然這本身也是一種意識型態的結果),但教育卻是共產主義管治機器不可或缺的部份。昂山素姬的名言:你對政治沒有興趣,政治卻對你有興趣。這句話在這一刻的香港,更具意義。

所以,教育界的迷思有三點:1. 以「應然」為「實然」,認為問題的定義權在自己手上;2. 以為事件的肇因源自民間;3. 以為政府重視政治的習性會被自己的專業說服。專業主義原本是對抗政治化的絕妙手段,因為專業主義正面包括不偏不倚。但無論中央和港共,其實更喜歡以我為主,重視社會機器如何執行自己的意志,正是要偏要倚,履行政治任務。在今天以專業主義去回應政治化洪流,忽視了社會整體的權力分佈,錯以市場經濟理解政治環境。教育同工應該明白的是:支持撤回這個國民教育方案的人,源點正是他們正視教育的專業與本質。而我們,其實是可以,也應該,做得更多。

至於希望看到更多專業分析的同工,可以參考:
曾榮光﹕香港未來公民需要怎樣的國民教育?
曾榮光﹕香港國民教育課程的偏差與扭曲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2 responses to “教育專業怎樣想?”

  1. Frostig says :

    Yes, very true! Thanks! Thanks for your analyse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