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此,香港人帶腦出街

一、

這星期有很多議題:

DBC沒完沒了,到底誰人是保衛言論自由聯盟?以後要講的是龍尾灘還是汀角+?啟德還有沒有體育城?香港有沒有人搞港獨?再加印花稅到底是嚇走 內地炒家,還是嚇走本地用家?長者生活津貼到底要不要資產審查?繼上周蔣氏之後,本周民記之星鍾樹根到底有冇睇文件?而最重要的是:下星期到邊個?梁愛詩 到底受過甚麼地方的法律訓練?仲有,到底港元會不會脫勾?
 
說不完的故事。在這個紛亂的時勢,難得的共識是:當今並非香港社會和經濟條件最好的時代。數字上香港經濟已經轉差,不同機構都將經濟預測調低[1][2][3],雖然失業率還算低只有3.3%;另一個共識,似乎就是這一任的政府藥石亂投,想討好所有人,到最後誰也不能討好。無論左中右政團,或是上中下階層同樣有理由不滿她的表現:建制派嫌她懲戒「破壞派」不力,於是發動了「港獨」論述;地產商自然討厭額外印花稅,中產懂一點環保的亦不滿龍尾灘的處理,至於低下階層仍得期望撤銷長者津貼奇怪審查。反而有趣的是泛民政黨卻是坐著收政治利息,無所作為。
 
二、
 
過去幾個星期與不同的中六學生講同一個課題,由政黨政治講到甚麼條件會令社會和諧。我這樣講,自然將大量概念簡化,畢竟,我想向學生強調的是, 原本政黨的角色在哪裏,和他們的角色遭削的話,到底在甚麼程度上會影響社會運作。但我發現,這些既不mutually exclusive(互相排斥?),復非一定互相支持的思路,對於了解今日香港,卻是合適。
 
講來講去,最容易理解的不外乎幾種條件:一、當經濟暢旺,生活條件好,社會自然和諧;二、當政府能秉行公義,能合理到擔當公證角色,自然能被付託解決爭議;三、當公民能有效表達、溝通和參與社會,自然能達到共識,不致分化。
 
正如上面說,條件一和條件二明顯不符現今的狀況,尤其是行政部門首長公然貶低監察部門權力巨大但行事神秘的幹部級人物明白地說明法治不必獨立;我們能夠寄望的,原本正是公民團體之間的自救。在這種情況之下,政治山頭林立,民間團體各舉旗幟,本來是非常自然的事。因為誰人都擔心,誰人都著急,誰人都渴望自己的想法能夠得到認同與實踐,進而改變當今香港的亂局。
 
這個時候,一個合理的公共輿論空間應該是最重要的。理想的公共空間必需具備的條件,包括公開及自由,公平的參與討論,暢所欲言;資訊的收集及發放必須完整及客觀,正確地知會大眾;獨立於政權及市場;提供辯論場地,理性及具批判性。量要全民投入,質要理性深刻。
 
然而,此時此刻,以上條件,多謝西環,多謝CCTVB,CCATV,多謝蘇錦樑,通通厥如;寃如藝人樓南光絕食送院,龍尾灘將沙掩瀕危動物,也得不到主流媒得一行報導;甚或蘋果寧報大家樂,次談梁愛詩與包致金的法治爭論,也得到「燒味比司法獨立重要」之譏。
 
當然,公平點說,大家既急著說話,復誰也看不起誰。DBC明是傳媒各自劃地為牢,暗是鄭大班政治背景成為其他參與社運者和政黨袖手旁觀的一大理由;當愛港力也懂得指責同是建制的陳婉嫺時,原本肇事而無所作為的政府則得以苟延殘喘,這種結果,大家都有責任。
 
不過,還是多得本屆政府將「概念僭建」發成風土病,公共空間才被破壞得更徹底。文首一大堆議題,哪一個不是用語言來作遁?「商業糾紛」、「汀 角+」、「初步及概念性探討」、「特惠」「長者生活津貼」相對「生果金」,無不在事實基礎上添上製造稻草人,讓另一堆貌似知道很多的公眾誤解議題本質,也 令各個團體討論失焦。
 
三、
 
這些「概念僭建」讓我想起戰國名家,他們好玩概念,著名論證如「白馬非馬」,不過今天這種「僭建」更似「合同異」,將抽取概念相似的東西歸同 類,方便自己的辯論。多年以來,史家不解名家之學到底有何用,終於觀照今日,方知有大用矣。有人重申法治精神,避免內地專斷權力習慣南移,卻被視為「去中 國化」,抗拒國內壞習慣與拒抗中國合流;要求保持公民權利,要求合理的政治參與,中止不合理的政策決定,當中的獨立思考和獨立公民權利,卻被滑坡理論推落 「港獨」火坑。
 
莊子n年前已經說:「飾人之心,易人之意,能勝人之口,不能服人之心,辯者之囿也。」觀之今日,又是一幕永劫回歸。而這種玩弄概念最終將引火自焚的例子,可見於愛港力。
 
四、
 
如何面對這些「僭建」?不外概念澄清與批判思考。
 
何謂概念澄清?即是不用理會人家表面的用字,只問內裏實際所要談的內容。AM730發表《陽光時務》的文章:《香港,去中國化還是去大陸化?》是一個好例子,它先指出「去中國化」的指責是如何空洞,再談本土「去大陸化」的議程。當然,這篇文章沒有責任再去指出出路,但方法卻值得參考:不去被人所用的字眼牽著鼻子走,捉緊事態的本質,走自己的路。「去中國化」如是,「港獨」亦如是。
 
近來親建制學者頻頻以「邏輯批判」、以自己身份言之鑿鑿為名,大書文章;可幸的是,學者作家都以概念澄清[1],[2]作回應。不過,既然是要清晰批判,即要不問立場,只問理據,大作家亦可以推論出錯。因為民間社會畢竟要比擁權不放者眼光開闊,更要互相補位,若香港還是要變成某一個城市,且讓香港變成寧波廈門什邡大連,大家帶腦出街。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One response to “從此,香港人帶腦出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