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兩拾

一、

元旦遊行,市民在叫政府「下台」,重新選舉;建制組織示威者支持政府,彷效各地封閉政權。不知為何,翌日報章焦點走了去是否應該者路示威。

讀報若只看標題,往往中招。號稱中立的報導,不斷在強調示威者帶來的社會負擔,而太多的議題都已經像既成事實般不去討論或聲討:媒體與公權機構漏報警力實際佈置的地點與時間,製造混亂與誤導評論;民陣示威人龍在銅鑼灣受高空襲物影響前進,未見報導。現在香港最大的惡,仍是謊言。

輿論不去責難行政部門失實或有自己的道理,有償遊行豈不是更值得報導?然而,吊詭的,卻是某報大版篇幅公佈誰是主謀,接連小格就是「收買示威者並不犯法」,莫之奈何一款模樣。這將黃子華兩集楝篤笑的精綷合而為一:「係咁㗎啦,好出奇呀?」「搵食啫,犯法呀?」。然黃亦早已指出這種思維的荒謬,在於放棄思考,袖手旁觀社會敗落。

他們公正的社評繼續各打五十大板:有償遊行的確是錯,但同時民陣亦誇大人數。誇大的理據是甚麼,只有一句:「一般認為警方估計的數字相對較「靠譜」,則主辦團體聲稱的「挺梁」和「倒梁」遊行人數,都有太多水分,完全不能採信。」誰是「一般」?「警方」是否中立?警方就「靠譜」?元旦日這份報紙才再次引述過民調學者以往的紀錄。即使該學者對民陣「失望」,統計方法「已在國際學刊發表」,每次民調的數字也遠遠高於警方的估計。不禁一問:誰才「靠譜」?難到公眾要卑微地接受除了在「公信第一」的消息來源外,這個世界別無真相?

又論:遊行者不應者塞通道,應參考學民教訓「從而衍生巨大凝聚力,使參與市民愈來愈多,最終迫使政府改變政策,國民教育科變相撤銷。這是以有理、有節原則抗爭的成功範例。」當時集會人士也有坐出馬路哩。行文借力打力,僭建出萬七與十三萬,「和理非」和「關心他人的自由」的「爭議」空間。

二、

如果上任政府時期的心戰手段叫期望管理、廢話和錄音機,這一刻的宣傳策略就叫放煙幕、假中立與潑糞。

「煙幕彈」論述是有點陰謀論意味。相信美國政府隱瞞UFO真相的人,也多會同時相信,政府看上去沒錯是解封了很多檔案,但同時又將大量假消息混雜其中,公眾得到的資料疑幻疑真,逐個拆解逐個證實亦花去大量心力。如上文所述,實際警力佈置如何?時間為何?其實並不清楚。至少當路面只剩一個示威者時,應立即開路,而不是讓人有時間從容拍照吧?但配合警方強烈的指責,民陣如何和平,要求下台的聲音如何強烈,連十三萬這個數字也極速消聲匿跡。

假中立者,則是將所有這些循非官方途徑表達不同意見者歸成一類,阻路、誇大、收錢,全部成為壞分子。於是,所謂示威者,就只有一種方法示威: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像看烟花的群眾般跟隨指示,慢慢向前行,最好沿途增設入閘機。或有人笑稱泛民樂於合作,能悻免於難,今天亦難逃「撥糞」之策。

撥糞者,即將自己的缺點放大到所有人身上。收買示威者的報導不怕大宗,因為反正不虞有詐的市民最後會得到的結論,除了是「啲人做嘢喺咁㗎啦」之外,將「誇大」的罪名祭出,得出的就正是現在在「政治泥漿」裏,人人為自己製造虛假聲勢,人人都信不過。說法犬儒之極,亦只是嘗試將公眾推離社會參與,也製造公眾對公民推動社會變革的絕望感。

所有的方法其實殊途而同歸,就是確實公眾對一個強勢政府的依賴,削弱民間與非官方架構的形象。回應這種環境,民間還是要不斷報導和評論。言論空間,是Share出來,而不是由主流報導定調出來的。所謂輿論的權力,就是這麼簡單。

延伸閱讀:

周龘:元旦倒梁遊行數點觀察

獨立媒體:編輯室週記:還有甚麼國家有撐政府示威?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