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兩拾

Image

The Escape by Maccioni

一、

或者我們可以這樣演繹,七一人多,早在他們意料之內了。

他們將龍門它拉闊拉高,然後搬走(林忌語),也應有多少心理準備。他們會說,你們人多嗎?我們也不少,22萬。你們人多嗎?但行得不夠規矩哩。最後還少不了一句,人真的夠多,你們幹這些太廉價了,而且還不過是傳統節目吧了,你們秀完就收手吧。我們有量度,表達自由是有的,聽不聽是我們的事,我們也會按訂好的時.間.表做事。時間表在哪?我已經收好了,你放心,到時會找出來的。

既然那是搬龍門,那麼我們不用再爭論甚麼民陣在人數缺誠信了。若果我們真的關心和平理性非暴力,那麼,理性地想,科學研究重視方法。而明報評論只說民陣數字誇大,而忽略他們的學術參考也同樣不夠嚴謹:這些估算都有誤差,而誤差是要提上下限,而不是單單一個數字。再者,幾個學術調查均以去年離隊率來估算今年離隊率﹐忽略了今年天氣的影響。因此盡其量這還是預測,而非實際。

你真的介意數字,可參考Simon Lui君的分析。而你會發現,數字是可以由8萬估到80萬!學者強求一個數字,本來就只合傳媒和公關的口胃。更別說警方數字:它如何計算出來依然是個謎。唸了這多年的科學,現在的學生都要搞IES,對研究方法越來越敏感,這些搬龍門的手段也快要無效。梁美芬議員愛責難通識,不如先爭取取消IES,能收愚民之效之餘,或者更有市場!

二、

如果我們相信他們在搬龍門,崇光門外的人潮是否插隊也無關宏旨了,民陣也無需堅持人群必須經維園參與遊行。

民陣的角色和支聯會在六四紀念的角色越來越似,有機會犯的險本質亦相同:因不成文的歷史際會,做的是西式領導的協調工作,沒的是中式領導的威權和組織。民陣前有建制以己度人,質疑和要求民陣管這管那;後有民眾對遊行活動各有想法。在處理插隊的議題,要小心避免重蹈支聯會的覆轍。

無論是解決這種困局,還是對付建制搬龍門,方法也是確認真正的龍門所在。若民陣相信人權的價值,他們也應該相信法律的目的不在單純指出行為是否「合法」,而是在於保護公民的基本人權和限制政府權力。如果今年七一其中一個主題叫佔中,那麼我們對守法和守承諾是甚麼也應該有更深一重理解。他們與參與者之間並無契約或協定。有這種多元性,七一才能保持這種活力。

遊行是甚麼呢?七一當日,在金鐘出發,走回頭路,想看的是路邊的擺檔當日如何。路已封,沿著馬路行到灣仔。時值三時後,警察在路中心的鐵柵起拉起膠帶,叫我回到行人路上:「班遊行人士嚟緊架啦。」心想:「點解我唔係遊行人士呢?我唔喺行緊嘅咩?」

遊行的本質,是以最基本的具體行動,來展示自己的立場,是自由意志的基本表現。這意味著兩點。一是遊行參加者和遊行主辦者的關係無所謂從屬。因此,警方要求民陣「管理」好市民,本來就是不可能的行動。昨晚偶看舊新聞片,提及九七年七一遊行支聯會沒有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像今日學民思潮般只通知不申請遊行。他們本來只估二千人,但最後警方估計有三千人參與,支聯會報稱過萬。沒有人可以指責當年支聯會犯法,因為誰會來誰不會來根本大家沒有譜。要民陣管理好人群,根本是假設了七一遊行是有組織的。

更重要的是,這意味著民陣本來就無責任負起另一批遊行者的行動。藉著七一遊行這個平台,甚麼人在裏頭舉起甚麼標語,本來就是自主的。民陣從來沒有指定框架,否則每年七一龍尾「法輪大法好」的存在就很成疑問了。

這一重理解的重要之處,在於民陣要貫徹自己在人權和言論自由的立場上的理念,不能將自己真正被制度化和儀式化。

廣告

標籤:, , , , , ,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