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ice》的幾個註腳(1):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A key hole: http://herdreamsconceptionsreflections.tumblr.com/post/16978624159

A key hole

匆匆完成了《Justice》的讀書會,蒙各位朋友手下留情,沒有苛責我草草翻過Sandel的整個論理的過程。讀到方大的筆記,倒是汗顏;又重閱只己的初稿,倒有幾個註腳想記下,分日撰寫,好回應舊生G的提我要Update本blog的意見,這夠炒幾日了。

第一筆想說:中文書不翻副題是往往是一件遺憾的事。

唸哲學最大的得著,是看到一代又一代的人如何一門又一門的門派,總結成幾句精鍊的格言。《Justice》好的地方是,能夠將道德哲學裏的幾個最重要的立場和辯論,用這種方法供世人參考,因此,作為讀者,要找出自己的格言倒也容易。

有這些格言,遇到難題時則容易推論出自己的答案。功利主義理解這回事最好。它原本就想將倫理變成一套可計量的科學。於是就有中學經濟科入門utility的概念。對功利主義來說,它的格言應是多數人的幸福為之「好」。如果我們講高爾夫場的發展,用最籠統直接的答法,我們毫不猶豫地說,當然是建公屋,因為怎樣算受惠人數也比2500人多。

格言的另一個好處,那就是能夠推出這個立場的弱點。與其像經濟學第一課時千辛萬苦地解釋何謂utility,不如簡單地使用一次格言,其問題就會很具體的表現出來。看到高爾夫球場的例子,我們很容易想到要問,為甚麼不想想高爾夫球場對經濟帶來的好處,就像某經濟學教授謂:高爾夫球場為內地帶來極大的商機。這種功效又怎計算呢?於是我們就會見到,由於我們每個人的慾求和需求都不同,所以功利主義從基礎上的問題就很清楚了。

而有了格言,我們可以推論出我們遇到抉擇時到底面對的是一條可能是非常簡單的問題。一個功利主義者重視眾人的幸福,因此,他們問的是:How to make most people happy?問對了問題,上面格言的好處就更清楚了。

回到Sandel所推崇的德性倫理。亞里士多德會這樣說:凡是能夠發揮其所賦與的角色,就是好的。日本漫畫《鐵道員》之類的職場頌歌簡直就反映了亞里士多德想法。故事大概就是說一個小站的老鐵路員如何盡忠職守,堅守崗位,甚至妻女有病也不能照顧,最後死在車站。所以,亞里士多德問的是:人是甚麼?人是理性的動物。一個理性的動物最終有甚麼角色?而這個角色在這個情境下會做甚麼?而因此,最終的問題正是:

What is the right thing to do?

廣告

標籤:, , , , ,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One response to “《Justice》的幾個註腳(1):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1. Grace says :

    hahahaah so honored to be mentioned in your blogpost!
    do post more entries if possible *V*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