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ice》註腳(2):Is Miss Lam right?

The frog asks you look both ways, traffic won't stop for you!

Look both ways

《Justice》討論了理性的道德倫理倫理是甚麼,但要落實,我們不能忘記一些道德判斷前的條件。例如今日Miss Lam的困局,正好給我們一些教訓。

Miss Lam的第一個困局,是資訊如何妨礙道德判斷。

這一點我們在讀書會中提過。以電車實驗為例(即一條路軌上,火車即將撞上五個人,你可以將火車轉軌,但會撞死一個人,你會怎辦?),我們的即場反應是:到底上面是誰?我們有興趣知道他們的身份、年紀甚至家庭狀況。某些情況下,我們甚至可能要求多一架車:例如那六個人分別是某球型局長、某家品髮型議員、某動物頭主席、某暗地裏愛看豔星的議員、某賣祠堂的有為鄉親及某城特首。資訊越多,我們的判斷越不同。

如果按以我自己接觸到的資訊畫成時間線,我們可以看到我們的判斷是可以隨著資訊而峰迴路轉。

先是一段視頻,標題是途人如何妨礙警方執法。我們看到是一個蠻橫無理的市民,說了一大串對警察的指控,內含一句What the f___?以香港價值而言,粗言對待工作人員,不理是否警員,香港一般人都會說,人家也不過是「搵食啫」,不值這般對待嘛?

再揭下去,原來這個人是教師。教師以F word待人?以「為人師表」作標準,那似乎更是一個問題。

然後,有人將完整一點的片段放上網,原來Miss Lam是因為路過見到青關會妨礙法輪功街頭展覽,又不滿警方坐視青關會活動不理,於是與警方爭執。判斷開始不容易:因為我們開始要問,Miss Lam是否該算是仗義執言在先?因為在言論自由的社會裏,街頭展覽既不犯法,言論既無關其教義,與青關會責難它是否邪教無關,青關會為何有權如此妨礙別人活動?警察不去維持秩序,而任由其妨礙他人展覽是否合理?

明顯的是,資訊越多,我們的判斷是會變,自然也會越複雜,但判斷的啓示就更具意義。在Miss Lam的事件上,我們不能輕易指責一般人老師的道德操守的要求,單純集中討論Miss Lam行為的確當,否則,我們很難指責董伯伯和梁振英堅持八萬五是「好心做壞事」。我們不是要放棄任何判斷,而是要明白,我們要下的判斷不是非黑即白,一個道德決定,不是一句對或錯可以解決,引伸出來的意義也不是一個對和錯就了事。例如Tommy兄在facebook寫下的一個comment就非常對題(加入了我的演繹):將來的佔中行動裏,如果我們要確保行動的正義和確當,我們是否就要更重視情緒管理?

說到底,要同意Miss Lam的F word,或者先要回應另一個道德原則,F word作為一種手段是否合符目的?當然,閣下的語文水平也要有一定水準,才會明白:WTF這句話在語意上其實沒有針對誰。說她罵警察的話,也許要補一補英文。至於Miss Lam的第二個困局,明天再續。

舊書推介:《抉擇這玩意兒》,校園書店。以上的想法,我是從這本基督教出版社出版的小書學來的。當中有另一大部份講接受/同意/容許/批准之間的差異,對解決以上非黑即白的判斷甚有啓發性,從而引申到如何多角度地理解現代社會的道德問題。所以…請別以陳茂波或右基定義基督徒。

廣告

標籤:, , , , , , ,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