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腳(3):How can Miss Lam be wrong?

《Justice》裏沒有討論情緒主義,但放諸今日香港卻是異常有用,今日簡單介紹,一方面繼續解釋昨天未談完Miss Lam的困局,一方面延伸去其他事情上。

一、

作者不談情緒主義,因為它要答的不是「這個行為是否正確?」。它要答的,是另一個奇怪的問題:當人們說「這個行為正確/有錯」,他們到底在說甚麼?

一般而言,我們可能很直觀地說,他們在說明自己的想法。但有些時候,我們聽到這些話的時候,難免會發現,這些話背後都帶著一些情緒,或者表達了個人的喜好。小的例子是,在街上,一個母親跟一個六歲跑來跑去的孩子說:「你要坐定先係乖。」乖固然是道德判斷,但是你難免會想:一、這個母親其實覺得這個孩子很煩自己也煩別人;二、她並不高興。情緒主義者說,這些例如「乖」的東西沒有實際的意涵,所以這些與道德判斷相關的話,沒有客觀判斷,只有主觀感受。

這種看法在今天的重要性,在於普遍政治人與媒體相信群眾是都是情緒主義的。早幾天曾鈺成接受訪問,回應陳茂波事件,他就這樣答:「Perception is reality」,「你一開始予人印象是說謊,你說甚麼,別人都會覺得你是講大話。」如果觀感為是現實,意思不外是,眾人相信的是自己的感受,不會去仔細檢視面視的證據。

當然,正是當群眾檢視證據,才會發現一個人說:「如果囤地,就不只買一塊。」 ,其實她/他們是買了三塊。與Sandel同樣推崇Virtue ethics的MacInytre,認為政治人的這種想法,不外是因為他們明知自己的道理說不過去,才會強調道德判斷背後的情緒,要求別人正視自己的情緒,以至改變自己的想法。而重點正是:他們才不跟你講道理,他們只是要求你去修心

二、

Miss Lam的第二個困局是:她的行為明顯是帶著情緒,對於「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香港人來說,她的行為沒有說服力。而問題正好是:當我們糾結於她的行為,要求她改善自己的修養時,指責卻沒有好好看整個事情,如昨日的文章所說,指責集中問了表面的第一個問題,卻不再問下去。情緒主義作為一個解析他人行為的方法總是有效的,但作為一個人自身行為的原則及辯護的話,卻流於膚淺,跟一個孩子說:「我鐘意喎」冇分別。

看上去,香港人對這種行為「理性」的要求之高,相信我不用去多說。在方法(means)與目的(ends)之間,似乎粗鄙作為一種「方法」,香港人討厭之極,不願沾之;但有趣的是,粗口由庶民到高官們卻無所不在。在道德高地爭奪戰上,粗鄙行為極具煽動性,以致背後任何道理或目的也不用再講。道理可以有兩方面:單循今次事件,即昨日所講的警方行為的合理性;以道德討論而言,至少我們可以談的是這個方法與目的是否相稱(proportionality)。之後的註腳系列(如果有心力,又未笑壞波和波地的話),或會再談。但我先想談談情緒主義的社會意義。

三、

 the key to the social content of emotivism….is the fact that emotivism entails the obliteration of any genuine distinction between manipulative and non-manipulative social relations” (After Virtue 23).

MacIntyre說,每套倫理哲學總預設了某種社會觀念,而情緒主義則特別厲害。今日《明報》的政治八卦版關於Miss Lam的報導,正好借來說明,一個以情緒主義理解群眾的傳媒和社會到底是怎樣。

這種社會看上去總是紛爭不休,二元對立,難以收拾。例如內文強調,同時指有人發起「一人一電郵撐林慧思老師」行動,又有另一批網民發起「一人一電郵撐前線警員」行動,強調兩方面都有人「撐」。

再者,MacIntyre認為,爭辯雙方的理據看上去合理,甚至用上道德概念,但卻沒有理論基礎,膚淺運用。以此文為例,內文以不盡不實的論斷為基礎(重覆:WTF這個句子語意上並無指著任何人而說,以電影分級制論,這句話最多2B級;而若堅持此為粗口,嘗譯為「咩__事?」為佳,這才算是3級,說Miss Lam以粗言罵警察,並不公允),由主題起以著色用字為主,「爆粗老師教書好溫柔」供控辯雙方各取所需,卻缺乏客觀舖陳與分析。而更重要的是,強調Miss Lam的道歉欠誠意及借警方代表「真係唔想評論」來煽動民情,這正是情緒主義濫觴。

政治人與媒體相信群眾是都是情緒主義的結果,是他們以為民意是可操縱。若你記得《Justice》裏面提及的康德的話,你應該也知道他對他們的指控正好是:借人為手段。而從MacIntyre的角度看,我們的指控並沒有停。他說,在他們的心目中,既然群眾不能被說服,而群眾之間的價值觀又南轅北轍的話,群眾永遠是「大纜扯唔埋」。即使有些人討厭政治,他們也會被他人所騎劫。他們也善忘,從不回憶過去自己的批判,遇一事斷一事,從不貫徹(因為唔記得上次講咩)。既然如此,政治人的盤算永遠不離兩點:我如何不被騎劫?第二,我怎去騎劫群眾?他們要群眾被分而治之,孤立無援,由政治人操縱議題,無知而淺陋的群眾只能在他們提供的「好」選項中作出選擇。

放諸今日香港,我們相信各政黨本土大中華建制各有基本盤也好,放棄說服對方是對社會最差也最無品的做法。我們一旦相信對方無性,我們陷入了相信別人都是情緒主義者的陷阱。而How can Miss Lam be wrong?答案正是當你相信她只是發洩情緒,毫無內容的時候。希望能說服對方,或者是希望對方不同意也至少同情,這是對別人和人性的基本尊重,因為你相信他們有基本的理性,不是情緒的動物。

廣告

標籤:, , , , , , , , ,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