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註:不可拜偶像

搞一次讀書會讓講的人自己思潮作動,各位果是功德無量。寫了三天《Justice》,發覺還有很多東西想寫。今日想說的不在讀書會的初稿或者Q&A內,所以是別註,不是註腳。

不少人以Miss Lam的行為為之「榜樣」,認為仗義執言,堪稱典範。但「榜樣」作為一種指導方式,卻是值得質疑。

讓我們先回溯對Miss Lam的指控,大體是這樣:「為人師表不應講粗口」。(又再重覆,WTF的語意根本不構成「辱罵」,所以同情地理解指控方,應是這樣。)他們的邏輯,不外是:

1. 學生單純,也單純地從老師處學到行為。

2. 老師的身教,足以影響學生的行為。

3. 老師講粗口,學生也會跟著講粗口。

4. 所有人講粗口是壞的。

5. 所以,為人師表不應講粗口。

這幾天大家對Miss Lam的維護,主要是從4這一點著手,嘗試證明,講粗口不一定是壞的,那可以是一般市民面對不義公權形格勢禁的結果。而他們沒有處理的,是首三項理據結合起來的力量:「咁講粗口真係會教壞細丫嘛。」

總結起來,需要處理的問題,其實是:到底在道德上,有沒有榜樣這回事?而我們需不需要榜樣?

在一般人心目中,「道德榜樣」這回事是存在的。上面簡單句子具說服力,因為大家都相信人性本身,就是這樣透過觀察來學習。再者,因為社會的訓練和加持,有些人的因為身份,在道德上總是有先知般的特質:老師、警察、牧師甚至一般信徒等等。他們一旦失足,客觀而言,總是讓人跌倒,一邊讓一些人走上歪路,另一邊也讓一些人質疑整個人甚至他代表的信仰體系。

我們總可以這樣逐點回應:一、學生一早已經不是這讓單純,有一定的認知和判斷能力(參看今日梁恩榮文章);二、構成學生有某些行為的原因很多,例如學生的家教也是要緊;三、學生若果早有自己的一套,是不會單純的隨著老師的指揮捧跳的,否則怎會有樹根兄名言:「左校都有學民仔」?

雖然這上面的反駁很簡單,但「道德榜樣」作為個人選擇的指導卻是常見。以宗教為例:多少人因為陳振聰陳茂波之流導致對整個基督教失望?多少人因為身邊失卻見證的人而不去深入了解各個宗教?

但我們必須問的是:一個人能否背負起整個道德體系?他又能否背負起整個社會的道德標準?他又是否能代表整個機構的價值?若我們這樣簡單斷言,我們難以避免會落入以偏概全的陷阱。用另一個角度說,如果信徒是因為其他信徒失德而放棄宗教,他信的是另一個人,不是信仰本身。注意,現在陳茂波和Miss Lam不能相提並論,因為Miss Lam的行為原本是個人一時的行為;而陳茂波連累現屆政府,有的是一連串的track record。

指控Miss Lam的人犯的錯誤,在於他們將社會道德責任放在一個人的身上。講粗口是否正確是一種道理,與某一個人的行為、立場及本質無關。道德不需要榜樣。經過理性和時間衝擊的道德原則不應改變,但人會軟弱、會改變想法、會轉換立場,將道德光環賦予給個別的人,犯的是因人廢言/訴諸權威之謬。

因此,若你支持Miss Lam的話,你的說辭應不應該是「以Miss Lam為榜樣」?

廣告

標籤:, , , , , , , , , ,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