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腳(4):尋找本土的起點

http://the-nicest-pictures.blogspot.ie/2013/04/street-art_6.html

Bubbles with hearts

一、

《Justice》的意見不在說服讀者相信甚麼原則,而是學懂一套討論道德價值的工具,找出自己選擇的原因。那讀完《Justice》又如何?
 

《Justice》最後一章所指,Sandel認為,找出所屬社群的Common Good之後,我們始終不能逃避政治。他要讀者多觀察,嘗試將Common Good的議題帶入政經和民權角度去考慮,而不停留在個別議題之內。他給他的美國社會幾條藥方:1. 怎樣提高社區歸屬感?怎樣鼓勵下一代貢獻社會?2. 一些已經被市場化的社會政策,怎樣重拾它們的道德本質,讓它們真正可以運作?3. 怎樣減低貧富懸殊,讓階級矛盾不致撕裂?4.怎樣建立一個更能互相尊重的平台,讓不同道德與宗教立場的人在上面互相溝通?

這些藥方倒不是隨便開的。在Sandel的另一本著作《Democracy’s Discontent》,他從歷史的角度審視美國社會的本土政治思潮的本質與由來,並列出它們對當時美國社會的影響。當中關於墮胎問題與政府中立性的質疑,就見於《Justice》的一章。他想強調的是,要開這些藥方,首先要明白本土的政治思潮到底是甚麼?然後再問,社會需要哪些Common Good?最後才會得出一個可持續的社會。

為甚麼一定要強調要先明白本土?以今日香港的情況看看上面的藥方,我們倒能略解一二。

或者我們很容易理解第二點和第三點:因為香港的貧富懸殊比美國更嚴重,所帶出的撕裂和影響其實算少。例如在直資試圖透過部分市場化的手段,激活學校之間的差異與競爭,從而帶來不同的教育成果。但名校轉直資的爭論,討論脫離了教育政策如何提升下一代質素的本質,變入階級流動的保衛戰。又例如在土地發展問題上,由於這幾年私人市場影響了公營房屋選址和推出數量,造成大量一般收入的家庭難以找到合適居所,才會市區好像永遠無地的迷思;為了找出「合適土地」,才會導致東北發展區的問題,也才會造成城鄉之間的爭論和農民與其他「持份者」的爭論。

怎樣才能令社會不致撕裂?問題自然要回到第一點。當Sandel問:怎樣提高社區歸屬感?怎樣鼓勵下一代貢獻社會?香港人自然會想起「愛國愛港」的爭議,而我們自然會不寒而慄。我們的社區和社會指的是甚麼,我們要「貢獻祖國」?Sandel豈不是和共產黨走在一起?

Sandel會提我們再想想第四點。當他們最大的爭議源自保守宗教與世俗自由派之時,我們在此之上還有對國家、對政黨一連串概念對香港的意義的辯論。至少,以我們的理解,效忠美國比起熱愛祖國來的輕省,因為在中國人的概念裏面,「忠」於一個「國」已經是兩個大辯題。因此,對我們來說,我們對公義的爭議,比他面對的還複雜,因為我們認真要一個平台去處理香港的Common Good,這個平台上溯五千年,橫跨十三億人(或七百萬人),廿幾個種族!

二、

我們可以怎樣開始?

練乙錚先生超長文《俄羅斯講學記》最後提到:

香港…「本土主義」方興未艾,逐步形成新思潮,進入主流視野。「本土」意識,在香港而言,也是一種相對於「中原意識」、「中央意識」的「周邊意識」。當然,這個香港的本土主義思潮,內涵還很匱乏,基礎史料還未形成套路,遑論歷史論述的確立。…在探索、研究「本土」的過程中,「新清史」學派的觀點和方法,以及有關此學派研究成果的正反辯論,無疑都是有益的參考。

新清史是甚麼?他認為中共的民族主義問題,有兩個,第一始終不脫維護以外來共產思想建立的基礎,第二是過度漢族本位,天朝主義。根據這種看法,現今中國為何統涉五大民族,乃是各族漢化,「五族融和」的結果。而所謂「新清史」,就認為,「研究清史,必須以滿民族歷史、大清帝國觀點、滿文史料為中心,而不能用漢民族歷史、「中國觀點」、漢文史料代替;否則,犯的偏見,性質就如同以西方的觀點和史料研究中國史一樣。」

那導致了幾個有趣的結果,例如,清朝應該是滿人的帝國,(不用將之放入我們常背的漢人朝代歌裏?);若然如此,滿人帝國和列強向中國殖民其實一致,它成為受害者是滿人衰敗的結果(受害者不值得同情之餘,清朝簽下不平等條約,何以漢人以為恥?)最終是:「大清亡於以漢族為主的革命政權;新成立的中華民國繼承了大清的領土,並以「五族共和」為理論基礎,着手建構「中華民族」這個概念,但觀當時對滿族的壓迫、今天(中華人民共和國)漢人與周邊少數民族的關係的那種緊張,在在顯示「中華民族」並未打造完成;按此,以「中華民族」為根基的「中國」,意義也並不完全清晰。」

那麼,香港人研究香港歷史的方法和意義就相當明顯了。我們怎樣用香港的史料寫香港的歷史?自我們的本土故事和本土價值,是從那裏而來?上溯多久?從小漁港講起?還是從《中英聯合聲明》講起?六四?七一?每個事件象徵甚麼?還有很多問題尚待觀察。記憶中《明周》在華叔過身後,用當時人的角度重寫支聯會的緣起,庶幾近矣。而從這裏看,陳雲的書,其實真的不是一堆「國師」的笑話可以帶過去。

廣告

標籤:, , , , , , , ,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