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腳(5.1):專業還是面子?

Banksy, how to teach a soldier about heart?

Banksy, how to teach a soldier about heart?

上一篇註腳講尋找本土,才能找到一套可以凝聚社會的正義論述。在讀書會裏,我主要講市場價值/中環價值,主要是因為要tag落《What money can’t buy》。但如果要列下去,恐怕我們不能不講專業精神。

一、

我有時懷疑,亞里士多德講的virtue,其實放到今時今日也許就是香港人引以為傲的「專業精神」。Sandel口中的他認為所謂善行,就是將自己的功能或者本質發揮得最好的行為。一個職位的本質,就當你最愛講市場價值也好,也要盡忠職守。「職守」是甚麼?字典寫professionalism多數講專業人士必須有專業知識,而現今文憑社會講專業則講學歷與資格。但小時候讀世史講醫生必唸Hippocratic Oath,宣誓要務實行醫,當中所講的精神更似我們想講的專業精神。近代同類誓言可見例如Declaration of Geneva 1948年版:

准許我進入醫業時:

1. 我鄭重地保證自己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

2. 我將要給我的師長應有的崇敬及感戴;

3. 我將要憑我的良心和尊嚴從事醫業;

4. 病人的健康應為我的首要的顧念;

5. 我將要尊重所寄託給我的秘密;

6. 我將要盡我的力量維護醫業的榮譽和高尚的傳統;

7. 我的同業應視為我的手足;

8. 我將不容許有任何宗教,國籍,種族,政見或地位的考慮介於我的職責和病人間;

9. 我將要盡可能地維護人的生命,自從受胎時起;

10. 即使在威脅之下,我將不運用我的醫學知識去違反人道。

11. 我鄭重地,自主地並且以我的人格宣誓以上的約定。

誓詞所講的,都在說明甚麼是專業。

首先,專業人士所能奉獻的,不單是知識,而是「一切」(1):包括良心、尊嚴(3)、能力(6),並以人格(11)擔保。

再者,他們的良心標準都合乎康德所謂的以他人為目的(man as end)。1, 4, 5, 8 和10都在講醫生這個專業與他人的關係:既視眾生平等,又視眾生同樣寶貴,

他們也像中世紀的行會般講行業尊嚴與傳統,無論是對同僚或長輩,都應該尊重。

最後:觀乎第八點,在他們的服務對象前,似乎真的要政治中立:但不止於此,更是宗教,國籍,種族,及地位的中立。

簡而言之,專業就是以個人的能力和專業知識,本著良心,以他人為目的服務社會,來維護行業的榮譽。有太多的行業沒有「專業認證」,有了這個定義,我們才能去說售貨員的專業、的士司機的專業以至警察的專業。

二、

恰巧,新報有文章:撑粗口教師 衝鋒隊兵變 警察爆無間道。報導指有小隊指揮官在巡邏前briefing揚言支持林老師,認為同僚處事不當,其下屬不以為然之餘,更越級向上一級的署理警司投訴。署理警司不受理,於是向投訴警察科設訴,再進而在網上起底,將指揮官以不同虛擬身份發表的言論放到網上。

問題可以有兩部份:這個投訴合理嗎?投訴者的回應合理嗎?如果報導是正確的話,我相信投訴者的行徑最要可以有一個更好的理據,但回應不合理;而署理上司的處理很合理,因為他懂得專業。

一切的起點是:前線警員認為指揮官「政治不中立」這個指控本身是錯的,因為問題其實是,指揮官和前線警員都不專業。

上面的特質依然能在這類見到。當然,紀律部隊的專業其中一個部份叫「服從」。文首講的小隊指揮官之不專業,恐怕是用公家時間,講自己的觀點,又批評自己的同僚,對投訴者可說應是犯了不合群之誤;但投訴者的越級投訴及要求調職,則是他自認不能履行「毫不懷疑地服從上級長官一切合法命令」(引自警察誓詞)的專業式服從。

所以,署理警司的不受理,實是正確:因為這個投訴與命令是否合法無關,而隨便接受越級投訴對講求階級與命令的紀律部隊可以做成根本的打擊!

三、

(亂入,原本沒有此段落)

寫到這裏,剛讀到曾偉雄的聲明,認為周日旺角集會不是政治活動,所以參與當日活動的退休警員並無犯例。但若是這樣,則所有警務人員並無犯例,而新報報導的小隊指揮官被指出現在現場「通水」也無犯例:因為不是政治活動。

不過,仍得與曾先生商榷的是,以警察通例相關條文的精神看,即使那不是政治活動,警員應否出席仍是問題。條文全文是這樣的:

《警察通例》第6-01章34段,警務人員應經常避免參與任何足以影響其公正執行職務的活動或任何可能使市民誤會會影響其公正執行職務的活動,除非在若干特定情況下,人員均不能參與政治活動,…(下面是政治活動的例子)

為甚麼不能參與政治活動,原因是該等活動乃能足以影響或讓市民誤會會影響公正執行職務的活動。而若以周日的事件肇因來看,正是有市民公開質疑警員不能公正執行公務,而受到有警員在內的「公眾」以集會的方式聲討,才有周日的活動。試問,這又是何等的中立呢?

如果專業精神其中一件是叫維護行業的尊嚴,那麼我們值得注意的是,這種尊嚴乃基於對專業自身的尊重。警察誓詞又要求警員「遵從、支持及維護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以不畏懼、不徇私、不對他人懷惡意、不敵視他人及忠誠努力態度行使職權,執行職務,」那麼,若果一個集會是聲討指責警員犯錯,而警方又「不反對」警員參與,這是對面子的維護,是對專業的維護?

四、

預告,為甚麼曾偉雄可以是對的?專業精神是否破落?下篇會以教師的專業為出發點討論,陳健民和戴耀庭的遭遇如何說明專業精神的光榮或餘輝。

廣告

標籤:, , , , , , , , , ,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