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腳(5.2):專業的公民

四、

曾偉雄可以是對的,因為政治不中立比專業精神重要。不是我說的,如果你記得亞里士多德的話。

既然是將自己的本質和使命發揮得最好才是善,那麼政治本質是甚麼?若我將他的說法簡化再簡化,那就會是:社會上的人結合起來,致力令每個人都幸福的。劉警司的自辯說,警察多少也是本港居民,就算發言也無可厚非。亞里士多德也會同意,不因為人權,而因為他認為,人本身是社會的動物,而他比動物高之處在其語言能力及道德判斷,一個好人應該透過他的善辯來與他人商議一套讓人幸福的社會方案。所以,參與政事是人的本質,那根本是有品德的人最最基本的責任。

你固然可以驚奇亞里士多德和曾偉雄可以走在一塊,但我相信誠實的亞里士多德會多談一點。他相信人必須過在實踐中學習參與政治,磨鍊出一套實用智慧,靈活地決定甚麼是好。而那個好不單是do the right thing,例如做人一定只能有禮貌,不講粗口;而是to the right person, in the right extent, at the right time, with the right motive and in the right thing(對正確的人,在正確的範圍內,於正確的時候,以正確的動機,行正確的事)

所以,亞里士多德或者會介意林老師的WTF選錯了時間和對象,但不會介意劉警司再搞集會,甚至容許他「政治不中立」。但他會問:劉警司和他的夥伴們於周日,在一個繁忙的地區,希望召集幾千人,純是聲討一個講過粗口的女教師,這又是否正確?這五關他能夠完全通過嗎?他這樣做可以促進誰人的幸福?

五、

承托著他這種說法的,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理念,就是他認為,在功能上,先有社會再有人。他的論證我們多少也熟悉:因為這個社會運作良好,我們才有今日的生活,所以人應該盡自己的「本質」來回饋社會。

(當然,有人說他想講「先有國才有個人」,以呼應「沒有國哪有家」的口號,但你必須提醒這個人,亞里士多德講的「國」,其實是polis,通譯為「城邦」。你一定要有禮貌地提醒他,你不是抽水,而是對亞里士多德來說,一個城邦在當時的意義上,不是一個大統一的希臘,而是一個政治、文化、宗教為號召的一個「城」。他們不追求一個大統一的「希臘」但在「希臘」的共同利益被大帝國如波斯的威脅下,他們會聯合起來反抗。)

所以好警察要明白法律之餘要適當運用權力,好公民要議政。(所以我在寫文……)好教師呢?如果我們相信這個角色是「傳道授業解惑」,而如果有人認同劉警司可以參與社會,他就不能同時反對陳健民和戴耀庭去搞商討日,和人們商議應該接納一個怎樣的普選方案,才會不去佔領中環。因為他們不過是在發揮他們的專業:用法律知識和政治常識,透過實踐和商議,去建構一個有機會令眾人更幸福的社會。你千萬不要和亞里士多德說,佔中會有幾多經濟損失。他只會說:若果一個盡其在我的人得不到榮譽,反而被指責的話,那是一個不公義的社會。他反而會問,普選會體現政治的本質多一點,還是現行制度可以體現多一點?

他也會指責現在這個社會,一些願意議政和參政的人反而受到嘲笑和工作受阻?這個社會怎會容許一個研究中國公民社會(多諷刺)多年而有成果的人辭去相關職務?他搞的夏令營去聯繫不同地域的學生商議交流,他們怎能讓這個商議和分享的機會受阻礙?他又會奇怪這個社會明明訓練了這麼多有公民能力的人,卻以為自己其實適合做奴隸:因為他們不敢去議政,甘心放棄自己的自由。(完)

廣告

標籤:, , , , , , , , ,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