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跟住去邊度?

零、

這又是一篇超長文。經歷過《Justice註腳》期票一開,手就不敢不寫。另外,讀美國史家富格遜(N. Freguson,引林行止先生譯)《Great Degeneration》有感,借框架來回應。這也許是一個七十後尋找本土的故事,算是《註腳》系列的一個續筆。

一、

趁著到金鐘看以前學生的展覽與到西環飯聚之間的空檔,到188和298找iPad套。

也許有讀者不知我說甚麼。188商場是在灣仔的一個小商場,主打漫畫、電視/電腦遊戲,298是同一座物業的另一邊商場,賣的是各式電腦和周邊產品。誇張點說,它們居然將半個旺角和半個深水埗放在一起,當年策劃商場的人堪稱天才。

去程時,我一邊在焗電車,一邊心算到底上一次到那邊是不是10年前。20年前它初開幕,那是一個小型消費的黃金年代。對那年代的年輕人來說,各式可消費的東西都可以找到:正版翻版的電腦遊戲,日本各類型的漫畫雜誌日曆,簡單的著裝,電視遊戲,名星閃卡,還有不能張揚的三仔四仔VCD。無論黑道白道,都可以在這裏找活,永遠地一雞死一雞鳴。舖位只會租出,摺了一檔開一檔,各店的貨品不多重覆,重覆的話,你總會找到一檔玩割喉傾銷。於是,我在想,就算找不到好的貨色,也會找到一些平貨。

在酷熱的車廂裏,我還想起加連威老道的商場。那年代據說舖租也貴,但勝在某些地區人流還不算多,小商舖也有生存的空間。又據說那時候互聯網未算普及,小商戶有點本錢,出外跑跑找貨源,總會找到一些獨市的東西;即使沒有,他們總有些辦法來讓人客分辨自己的特色:賣時裝的有自家設計的品牌,賣翻版電腦game的會寫小程式方便人客install遊戲,有些CD舖會賣出promotion用的poster。因為小,所以大家都肯試,各地水貨集散得快,剛在雜誌看到的產品幾乎下午就會在這些地方看到實物,甚至更快。而因為人流夠多,甚至發展出大概業主起初也沒想到的行業:例如塔羅牌。逛商場即使對不愛購物的男性,也是曾經是一個生活選擇。

然而,星期六的下午,我行得輕鬆,一點也不擠。不同的樓層也有吉舖待租。以前看不到的問題,今天因為人潮少了也掩不了:裝修馬虎,舖面間得超小,丁方不過幾十平方呎,商場走廊更是異常狹窄,根本不能理解為何能夠通過消防條例。更大的問題是,我跑了兩個商場,看到的貨色幾乎完全相同,價錢也一模一樣。我納悶地離開,以為自己是參觀了一趟古跡。

二、

恰巧梁振英的網誌是這樣寫的:

「香港青年人當中,有大學學歷或專業資格的越來越多,這本身就是好事,但如果香港本地經濟發展慢,又或者不掌握好在海外的發展機遇,香港的青年人就會侷在香港「打困籠」。

香港的人才不到外地打拼,就沒有橫向流動;沒有橫向流動,就沒有向上流動。」

上一代說香港這一代缺乏創業精神言猶在耳,我們偉光正的特首更進一步叫香港的下一代走佬。曾幾何時這些小商場象徵了市場經濟如何給予新一代的創業者創業的機會。沒有這些小台階,根本不可能有新的大企業出。沒有加記,就沒有I.T. Bauhaus;沒有女人街,也沒有米蘭站。小商場的破落,彷彿告訴我們,香港的資本主義走到某一個末路。

最初,人們歸咎互聯網將盜版活動個人化,據說好處是順道將黑社會的生意連根拔起,但同時又將正版漫畫唱片和電影業推向衰微;後來,網購越來越流行,零售商同時又受到水貨條例限制,根本不能追上潮流,反而消費者隨時比零售者走得更快。又到後來,當中國開放網絡,志願翻譯群自行貢獻字幕,英美中日韓各類文化產品幾乎無限制地輸入大中華地區,這些曾幾何時的主要消費活動似乎再無發展空間。加上高昂的租金,以零售作為創業起點,似乎並不容易。

青年人出走的理由似乎很強,但在全球化的年代,互聯網如何衝擊社會幾乎是陳腔濫調,同樣陳舊的是,我們如何回應這個全球化的時代。梁振英的建議讓人抓狂的是,當全球化的情況下人才都住較佳的地方流動時,身為一個先進城市的首腦,他不想如何去留住人才,反而叫人出走:青年人都不留在本地,誰來發展本地?而尤其是當全世界都住亞洲跑的時候,香港正是一大部份人的落腳點。面摑梁生一巴的,正是從美國避稅回流而日漸上升的入口移民;另一大巴則來自世界各地的統計數據:幾乎全世界的青年人業數字都不斷上升,香港反而是少數例外地下降。當全球的人都開始來亞洲的時候,你走往哪裏?

(其實也有兩個例外:第一是泰國,青年人失業數字低至2.7%,第二是德國,正由2005年的高位15%慢慢降到去年的8%。)

三、

SY的工作室在火炭工業區。太太和我其實都愛書,一直想學怎樣做書修書。在Facebook偶然看到SY作品的網頁,大喜。又看到她搞小班教學,欣然報名。

學費不算便宜,地方也不容易找。同學也說,她一來對這座工廠大廈倒是有點不踏實:怎麼會這麼亂?但踏進她整齊的工作室,倒是安撫了她們。SY 預備好材料,也一步步很仔細的講解。我手腳慢,她們趁我還在手忙腳亂之際將SY的作品都翻來看。「這個放在etsy賣了」「那個會寄去英國展覽」太太有興趣再學,問起時間,看來也不容易約。

互聯網對小商場的打擊,其實是削弱了他們作為提供資訊的中間人的角色。我們不再逛商店,是因為我們有更佳的渠道得到資訊,以致我們可以更直接的交易。馬雲的阿里巴巴和淘寶,做的也是這門生意。他們將市場帶到天涯海角,越偏僻越愛買。但我不是說要在網上開店這麼簡單。去過淘寶購物的人都知我想說甚麼,因為一不小心,你也會重墮298的陷阱:販賣一些人人也賣的商品,割喉割到割無可割,結果讓市場停滯。但SY的手工藝曾幾何時在香港已經沒有人要。因著互聯網的長尾,網購將她的工藝品帶到全球市場。她賣的是不可替代的手藝,而這些手藝透過大平台,送到全球每一個地方。

當然,這種長尾理論式的回應是很平常的答案。香港資本主義發展的第二個問題是:土地價值昂貴得連虛擬商店也容不下。當我以為SY的生活模式應該不錯,大概告訴學生學門手藝也不壞的時候,卻今天又被提起工廠區的租金也上升到一個不能容藝術家的地步。我們先聽到觀塘由工業區變成商貿區,獨媒的文章說黃竹坑的地租因地鐵通車而上調。任何生產都需要空間吧?但當交通一發展到一個地步,原生的或附生的群落就可以立刻被趕走。如果資本主義發展到一個地步,連創業精神初階也搞不來,沒有後來者去追趕先行者,資本主義的基本競爭又能走得多遠?

四、

富格遜在《Great Degeneration》從金融海嘯,分析美國資本主義。他認為危機在於:政府透過設立惡法來控制市場,不但不能控制金融風險,反而讓市場失去淘汰的功能,更令法治陷入危機。而港式資本主義的問題似乎是,全球化令商業模式轉型,政府沒有有效管理各種生產因素:土地價格高昂,更沒有有效鼓勵創業精神,更浪費大量人才。空靠資本流動和金融業,市場沒有新動力而漸漸僵化,更徨論自我完善?

富格遜認為,若一個地方民主缺乏不是問題,資本主義失效不是問題,可以透過法治和公民社會去補足。在《Great》中,他多次引香港為例來質問英美社會。我倒有興趣知道,他看到今天的香港會是如何地失望?他希望他們學學香港,但我們被人丟掉自己的好處之後,又能往哪裏去?

(從香港到香港.一)

廣告

標籤:, , , , , , , , ,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