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1):康德與粗口

現在人們講康德,說及如何猜想一個行為是否合義,可以這樣問:「如果人人都做,結果是甚麼?」若果你認為結果不堪切想的話,那麼,那件事是不合理的。

於是,我們覺得,因為人人都講粗口的話,社會文化水平墮落,所以不應講粗口。

但慢著:如果有一句說話,人人都講:那句說話就不是粗口,而是常用語了。我不是說笑:無厘頭、吹、鑊、溝等這些原本都不是甚麼純潔的說話。但都變得日常,而《狂舞派》主角柒良之柒,原本也不過是諧音粗口。

粗口之病,不在用甚麼字,而是這個語言行為乃屬侮辱。康德所教的方法沒問題,而是上面問錯問題。問題應該是:一個社會如果人人都互相侮辱,結果如何。

所以,大概朋友之間互相「問候」調笑,不為惡事,只要朋友間早確定大家之間的口胃。而稱人為「中國豬」的問題也不在粗口,而是比喻為侮辱。一個字詞的意義,不在其音義,卻在其用。

(從香港到香港系列真的越寫越長,連分段也有點難度,加上林生提自己想封筆,不得不再認真修稿。謝讀者忍耐。暫寫短打為調笑。)

廣告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