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2):因為失禮,所以亂

Image幫港出聲問誰搞亂香港。社會學家Richard Sennett去年著作《Together》今年出paper back,正好借來回答這個問題。

他說,一個社會當然有競爭才有進步,但社會要Together,平衡競爭與合作,靠的是儀式。他說儀式有三個特質:重複又重複到近乎僵化,過程誇張但具象徵意義。

那豈不正是每年的六四晚會?又豈不是九七年前後枱棺材的長毛?過去好一大段時間,香港人在民調中對北京的信心一點也不低,有些時候甚於港府。透過這些儀式,我們看到社會的共識與基本規矩。而香港與中央的默契是:默哀是容許的,言論自由是可以的。

容許儀式的進行,那是對各方的基本尊重。Sennett用封面的照片說明他心目中的理想社會:各盡其職,各自為共同的理想工作,沒有秘密,不用結社,互相尊重。以前七一的早場晚場,正好伸延了對言論自由的重視,也各自各精彩。看上去很亂,但外人看來有序,連Lonely Planet也推介旅客來看,旅發局自然放過了這種推廣香港的機會。

問題是:誰在破壞這種平衡?周融之流最膚淺的地方,是盲目以為「嘈」就是「嘈」,而不去思索上述「嘈」的功能。由六四燭光晚會出入受限制開始,由七一下午開始有「其他市民」活動開始,公權力和建制將脆弱的平衡去掉。

他們會說:若不是你們先激進起來,我們豈不能「保護」自己?然而,在這個社會裏,誰最有權力?是有資源有人脈但又脆弱得需要保護的政府?還是在街頭吶喊的草民?是拆遷的推土機?還是被迫遷的市民?

Sennett說,要社會回到正軌,還不是講尊重,講規矩,講默契?可惜的是,他口中的高雅,對於一個講求生存,只相信自己壟斷才能自保的政黨/政府來說,比對牛彈琴還不堪。

廣告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