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爺啊,不設上限是為你好

由於香港特殊一國兩制的政治結構,一般人權概念是解不了事情的。這幾年唸通識的學生,都至少懂得政治權利人人平等,為甚麼篩選在道理上不值得支持,根本不值一駁。問題是,香港人面對這個古怪的政局,委曲求存之際,總是懷疑,設了提名上限,順順阿爺意,有了一人一票的特首選舉再算。
 
就當他們對了,我們也許真的要為阿爺著想。但不設是為你好。在梁振英所說的「成熟的民主社會」,是不能假設選票太複雜,所以有人可以代替選民選擇候選人。這種基於「人人平等」的選舉理念,我相信我已經不用說服我的讀者。問題是,你怎樣說服那些自以為可以控制大局的北大人。
 
首先要說明幾點:一、我不相信只有一個北大人。這屆政府成立前後太多風聲,設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動機當然是集權:而自然是因為自以為未有足夠權力才會需要集權;二、既然北大人不止一個,利益集團也不止一個,代理人在香港眾多,誰才是真正的阿爺,木宰羊。詳細可考練總的舊文。
 
當然,他們會容易的道理叫「能力越大,權力尋租空間越大」這個經濟學道理。然而在尋常人如我眼中,「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這個道理。既為「阿爺」,又搞自由行來讓我等港人受惠,自然又會讓我等港人查問:為甚麼欽點了一個被民意評為「表現劣拙」而不會自滿的特首?
 
因此,欽點制度的流弊之一是:如今特首表現不濟,人們自然向上問責,是以港人對中央政府的信任消減。其二是即使不計本土泛民多門多派,建制派近年屢次要北風狂吹才肯歸隊,利益分佈不均,又是暗地裏向上頭問責,互設陷阱,務使同行出醜之餘,又向上頭報功,香港自然不能管治。而因而推出其三乃是北大人眾多,一個好的香港特首自然能夠守住團隊利益,但如今卻是人人攻擊的累贅。
 
限設特首參選人數上限,與其說是限制泛民,不如說是限制建制派自己可以推幾多人出來。反正泛民想贏,又或者可以贏的人選本來就不多,反觀建制人人以為自己可以得到阿爺寵召,只要得到祝福,各門選舉機器就要為自己做勢。但山頭眾多,哪個集團分到特首這個位?在香港這條戰線上的難題是:一方面人人都不服其他人,但另一方面限制人選才可以有效地控制選舉結果。最終還是傷了北大人們的和氣。
 
但果如是的話,更嚴重的問題是:誰可以參與這場選舉?誰參選根本代表了哪些山頭的江湖地位,更近聖寵。結果是要用更多的分權(贓?)來確保利益。這些分權的結果有目共睹:是建制山頭之間互相制衡,比泛民之間的制衡還要多。只要看看任何關於新界的土地利用政策,就見到這種矛盾。
 
近幾年政局原是一堆狐狸假著幾隻虎來發威,讓建制各山頭自行出選,反而讓他們死得明明白白,不用個個跑出來向阿爺要功,是你們得不著人民的支持,而我無關;北大人之間又不用自傷和氣,反正支配香港的方法多的是。例如,《基本法》第十七條訂明: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在徵詢其所屬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後,如認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制定的任何法律不符合本法關於中央管理的事務及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的條款,可將有關法律發回,但不作修改。經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發回的法律立即失效。該法律的失效,除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另有規定外,無溯及力。」
 
哪些是中央管理的事務?哪些是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一天釋法權在人大手中,一天只要有律師團隊能將官司帶往人大釋法的路上,立法會的決定其實可以發回。又例如,問責局長的組成,即使民選了一個特首出來,任命高級官員的權力,還是在中央。又又例如,駐港解放軍的最終指揮權還是在中央。可以界入香港事務的渠道,還是多不勝數。
 
為了你們的耳根清靜,還是不設參選上限好。
廣告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