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了,我們都相信符瑞

孩子的時候會做這件怪事:先在腦內想像某個年份,再將它化成圖像,這個圖像眼順的話,就告訴自己這是個好年。

你可以笑我比迷信還不濟,至少人家生肖時辰後面有陰陽五行,星座後面有世界四元素這些玄學理論解釋。在千禧年前出生的我,老早就覺得2000年之後沒有一set年份是順眼的:果如是。

看象推卦,本來就是我等漢人愛作的事。有些人說著好玩;有些人卻讓它們代替腦袋作思考做決定:根據現象,套個理論,給事情一個說法。他們不去考慮那套理論在不同年代根本不同。生於一個術數還不算流行的年代,在未流行講攝太歲和「立春後先轉生肖」之前,我一直以為自己屬龍。好似好威,但時移勢易,據說我屬蛇。同樣是孩子的時候,已找出解決辦法:流年龍運好當自己屬龍,蛇運好就當自己屬蛇。本命年?邊年啊?舊年囉。

大概也是這種看事情的方法,到了信主的時候,對於見證現在也是相當的懷疑:這不過也是一種「象」罷。有人說自己的妻子順產不痛是神的眷顧,外母大人會這麼回應,我生第二第三個女嘅時候真係好似跌出嚟咁,加埋三個鐘頭都唔使。你當然可以說神關顧她,但根據那套「神學觀」,未信的人又怎會有這些supernatural的經驗呢?你又怎知道,「信心是從經驗得來的」不是一種為自己的信念找證據的confirmation bias?而外母大人的解釋似乎更合理:她耕田,身體好囉。宗不宗教科不科學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這個解釋,與身體有直接關係,簡單直接實在。

放心,我還信主。我只想說這種像看象推卦的想法對我很沒說服力:一是我永搞不懂那些才是「真象」;二是對如何避免confirmation bias越來越沒有信心。

然而這到底是人普遍的思考模式。既然有法門,自然魔高一尺。對「象」追求有兩種極致:一是做「象」;二是拆「象」:既然大家迷信「象」,就做出來讓人跟吧;既然大家甚麼都不信,「真象」也變成假了。「民意」對很多政治人來說只是一種「象」。一方面尋求民意,有人千方百計只讓還當自己是回事的人走進諮詢會去;又同一人祭起九流十家,讓人眾口一是的反對幻化成眾聲喧嘩。

真作假時假亦真。看得太多符瑞,讓人說不準象的意義,也讓人甚麼也不信。2014元旦遊行人數少了,或冷嘲無人支持溫和泛民,或熱諷和平遊行之路已完。誰知若翻紀錄,元旦遊行人數少是過去十年同樣的事,2012的高峰反而是個例外。至於我們以為為何重回平凡,請聽這個星期的三師會。又有人以為,港大民調好端端一個平台,就這樣向溫和泛民那邊倒去,問題set得多含混,分明只是安慰公眾讓他們以為有得揀的麻醉劑。我同意,但若以數字而論,那可以演繹成他們這批人的表態而已。你可以不同意他們over interpret,但也不用自己親身示範別人的錯。

p.s. 說起符瑞,今日的好玩卻是來自東洋網站。用這個Johncoal串法,攀附長毛與國師,進取一番。

Image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