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式法治是甚麼?:《法與社會》扎記.第一週

上《法與社會》這個MOOC COURSE,我想看看中國學術界如何看待法治。適應將來也好,調節自己也可以,但短期來說:要批評也得有個譜。也只是看了第一周,已經有些看法。

第一周想講的「法」與「法律」的概念。我自己上課教這概念,想強調的是法律怎樣給社會運作作指引,尤其是,若果香港講法治,講的是程序公義與權力制衡的話,我以為這是一個很需要澄清的概念。這強調法律是每個人都要遵守的規則,說明權力的來源及限制,無論社會觀念認為這個人是否「應該」「有權」。

然而,這一課的起點,正是我最想避免的起點:以管治的角度處理。課程開始,擺出的是中國馬路上的混亂情況。他以醉駕入刑為例,認為中國人有應酬不能避免喝酒「習俗」或「傳統」,所以「立法」「(引)入刑(罰)」,加上宣傳「名人」的案例,「法」會做到管理社會秩序的效果。

這裏顯出中國式法治的一個主要概念:法律的作用是「導正」。用他的理論方法說,是「非正式規則必須服從於正式規則。」非正式規則在他醉駕的例子即是應酬必喝酒的「傳統」。而法律與刑罰的作用是控制與規管公眾行為,讓社會建立秩序。

從這個角度去解釋法與社會的關係是很方便的。一是很切合一般以為的中國文化思維。正如他所說,中國傳統正是講德性,政府要做好人,也要幫人做好人;再者中國傳統的負面問題,例如講關係、講互惠而輕視規則的現象,的確讓人體會對引入外部控制的社會的重要;三是很直觀也很切合功利主義的是,他所舉的「交通亂象」確實很切合社會需要,對引入刑罰的渴望自然強烈。「中國人是要管的!」成龍這句名言,完全切合主旋律。

戴耀庭對香港中學學界的影響,不是佔中,而是是他關於法治的不同層次的論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以法限權,以法達義等。手頭上沒有文章,但記憶中他說過這十六個字其實是回應中國式法治同是十六字的總結: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上面清楚說明了「執法必嚴」與「違法必究」的根基,正是假設了:法是整理社會秩序的工具,而社會秩序與社會本土文化有必然的衝突,政府透過法律整理了社會秩序的基礎,讓人民有法可依;他們有法必依才可以匡正社會風氣與秩序,因此執行法律必須嚴格、違法者必須重罰。

這種觀念恰好體現新中國式意識形態的一個特點:辯證式思維帶來的二元對立。上面很容易見到「傳統」與「現代」,「秩序」與「失序」,「政府」與「人民(刁民?)」等。既然是二元,自然有「正」與「反」,既然是中國,自然有「正確光榮」,也自然有「錯誤反動」。

明白這種對法治的看法,更容易了解所謂中央對《基本法》和香港的「中央」與「邊緣」的論述後面「先進」與「落後」的意味,他們的舉措近乎「殖民」,一點也不奇怪;即使不以權力論,「領導」比人民自己選擇更「精明」。與其說是對香港人沒信心,不如說他們對「公民社會」與「民主共治」等對法律與社會現象看法,仍是出於「治」的觀念。邏輯是「因為人們亂,所以有法律說明甚麼不可以做,所以法律沒說的不能做」。人們不是沒有人權,而是他們通常都不懂好好運用自己的權利,所以要「教育」,要「宣傳」。

但若我們重視法律也作為社會運作的指導的話,大概法律的邏輯是「因為社會要有秩序,所以法律告訴人要怎樣做,所以法律說的一定要做。」而法律沒說的可以做,籠統地說,是因為法律不一定能提供最好的方法來達到這個秩序。所以,法律是完善現存的機制,而不是新中國式法律般嘗試去建立一套準則。

而套諸今日普選爭議之難,是在於以新中國思維而言,今天香港社會之亂是需要「治」,需要有一套嚴格的法律去「規範」一個「和諧」社會;所以「如何干預並控制」是他們很想回答的問題。但香港從來就不是以「指導」發展,而是從市場競爭中找出路。因此,香港需要普選,是繼經濟競爭之後,建立一套透過選票量化政見與政策的競爭機制。

當然,這個札記多少也犯了上面的二元謬誤,想強調的是如何以香港慣用的法治看法,對照新中國式法治。因此,必須說明的是,法律與社會現象的關係還有很多的可能性。這也許看看以後的課了。

廣告

標籤:, , , ,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