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6筆記.一:與學生談談權力

這幾個星期,我跟夫人說,我少不免還是要很遲才走。為的是預備一旦罷課,我們可以有幾手準備。結果很意外:我們發現幹了這麼多悶事,學生最後對學校的感覺好了很多。我們的工作細節其實沒有甚麼特別,所以也不說太多:總之緊隨教聯會指示,緊守崗位,你自然有意想不到的結果。

課後與同事講起,不約而同的地撞了TOPIC。我講的有兩個主旨,一個是關於權力,一個是關於溝通。兩個都源於一個問題:

很多人走出來,為的是一口氣:你怎能用催淚彈對付學生和青年人?而一班學生最開始走出來的原因,就是當權者濫用筆桿,只記下自己的看法,要更高權力防止他人參加公平選舉的機會。我告訴他們,這叫濫權:過當的運用,偏私的運用。問題:你很清楚這回事了,你要出氣了,那到你擁有權力的時候,你會怎樣?有一天,你可能會是警察,管理他人;可能是父母,管著孩子;可能是教師,你會讓你的學生或孩子像你今天一樣嗎?

對這個問題,他們的體會可深了,尤其是當你看著當中幾個乖乖地坐在課室,眼眶卻還從早上離家之後未消腫。我假設他們在有情緒或很冷靜的情況下,回想過他們聴到句句的肺腑之言。他們都很忐忑,為的是怎麼他們學的和受教的,到了關鍵時刻卻被禁止行出來?又或者,為甚麼教他們鼓勵他們這樣做的人,到今天卻好像甚麼也做不出來?

一、關於權力

權力有很多種:法律、社會規範、知識、輿論和財富,都意味著你宰制他人的權力。某一天,你總會掌握著別人的成績、生活甚至生死。今天你看到的,是很多人有這種權力,卻不懂或不去運用。

我說,大概我們都明白人都是軟弱的。有權力的人,幾個軟肋你們都熟悉。

一是他們懶。二是他們怕。三是他們只掛著自己角色,忘記自己是個人。

懶的另一面叫尸位素餐,這是個人私慾,很容易明白。咁你大個要點呀?唔好懶囉。

怕可以有很多原因,今天最多人講的是人際網絡的壓力。像我有孩子,要是上街的話我有自己的憂慮;像你要罷課,讀得越高年級越怕考核的壓力。這些壓力都已經制止了很多人去表達自己:例如當初十個佔中的中年,有幾個都因為朋友或家庭的壓力退下來了。另外一種壓力,叫利益,怕失去。這叫貪心。咁你大個要點呀?唔好貪心囉。

最麻煩的是第三種。像今天的前線警員,像站在你面前的老師。他們可以同情你,但又有上頭的命令,有自己的職責,我總不能說:咁你大個要點呀?唔好盡責囉。

那怎麼辦?第一件事,要提醒自己,工作不是你最基本的身份。工做得多好也可以被人炒;你或不永遠有自己的家,但肯定是一個.人。那是不可改變的。這很重要,因為當你被下令幹一件違反自己良心的事的時候,你很容易知道自己的立場:上天給你的人性,就是在這個時候用。

第二件事,在很多事情上,除了黑和白,還有灰,更有深灰和淺灰。擁有權力的,不只有做或不做,還有很多可以選擇,例如,在柏林圍牆倒下之後,東德守衛被控射殺出走的平民。有人嚴格遵守命令:邊個走過去射死邊個。有人故意射低一點,射小腿。法官的判詞說:Not everything legal is right。即使是法律賦予的權力與命令,都不是永遠都對。針對這件事,有句很常用的QUOTE:你不能不開槍,但你可以選擇射不中。

(兩個道歉:一,我前天說是第二次世界大戰,錯了;二,關於這句話到底是誰說的,我還找不到。但事件的報導,在Google用 Wall guards convict berlin death,你會找到一些。讓我感慨的是,那發生在1992年,遠因同是1989年的那場風波。)

很多POINT想寫,寫到收工為止。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