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6筆記(四):如果我們相信人都是自發的

一、

昨天晚上終於拋開了所有這幾天的憂鬱,與舊日同窗聚首一堂。本來這一次在Facebook裏的event,我以為只是四五十人的聚會,結果,各自在自己的圈子裏找人來,又有人自己撞入了群組裏,結果連老師居然有過百人出席。就是有這種好事,才會對世界有好念頭。

年紀長了,個個都有自己的愛好:結果洋酒清酒啤酒,各人自己帶來與人分享。近來出書出碟的帶來跟朋友分享,又有一對老拍檔,一人負責設計,一人負責生產,連舊校徽的紀念錶也做了出來。人人叉足電,人人滿載而歸。自發就是這麼美好的一回事。沒有人故意組織,大家去到才有驚喜。人人心思不同,才能撞出火花。

但美好的事總會有人質疑,尤其是換了某個國度的人:帶酒來的不來是Show品味吧,做錶的不過是拉關係吧打廣告吧。在那個角度裏,互相質疑和不信任已久,他們不相信我們這種兄弟情誼,人人互相拿著數,以為鬥爭應無處不在。我們當中的確可能黃絲帶的比較多,但還是打了一個電話給本來幾個月前說會出席的警察同窗。(當然他很忙,說不來了。)

而在昨天的聚會裏,除了時間地點,沒有人指定過甚麼,在Event page裏有意見的就發表,大夥兒覺得Okay的就做,有些人呼籲了一些東西,沒人回應就不了了之,犯不著去說甚麼:至少當醫生的沒有故意叫大家小心身子,別拿太多酒來。

又有些人以為,這種場合總是有人要出風頭。昨天拿咪當司儀的,自稱是那一屆我們選出來當級代表的。我沒印象,旁邊的幾個也沒有。但的確,沒有他聯絡,昨天的聚會也辦不成;但他也會同意,要是只有他,至少我們這些文科班出身的他也找不到這麼多。讓他拿咪又如何?

二、

我以為,我們這種香港人的生活模式,放在社會運動裏,應該是自以為香港人的都懂的東西。尤其是我們似乎都有共識,這個運動是自發的。

當我們相信這個運動是自發時,我們會相信百花齊放的活動;我們會相信只要這個活動對運動有利,人們就會自動的分辨而走過去;我們又會相信總要有人來牽最基本的頭,犯不著爭取甚麼領導和不領導的問題。

對自發者動機的質疑,只是那個只懂以現實主義為唯一的分析辦法的國度才會有想像出來的陰謀論,而如果有人喜歡拿這一套看此地的同路人,對不起,我只能說,我不同意,但我又不會阻止他們:因為我相信到了今天,明眼人越來越多,就算中了一次伏,也不會有第二次。而我也相信,他們行動的對錯,可以用他們可以號召的人來決定。

也許這篇文寫的遲了,我們追POST看看吧,CCTVB是不會播的。

(BTW,有冇人有《二十世紀少年》的繁體版LINK,我看夠了現實主義的《火鳳》CAP圖,是時候要多點理想主義了)

廣告

標籤:, , ,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