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動的離地反思

零、

暴力?騷亂?這個星期有兩天我用自己的方式在大陸。被迫看著偉光正的TVB。雨傘運動那時,剛好孩子沒多大,可以留在家中避免了很多未沉澱的討論。但這次,克制自己一點也不容易:在沒有其他資訊支援之下,與相信會插播「公益廣告」的新聞的人去討論,真的很困難。

回到香港,再看多點,才能整理到一些感想。

一、

如果鄭立的教過BAND 5的我告訴你 懲罰只會令治安崩潰你覺得難懂,告訴你我一個比較簡單的版本。

某天還在舊公司的時候,舊老細叫我入房,說我班某個男生上所有堂都睡覺,最好整治一下他。我說好,我會打給他的家長,反正他今天曠課,而我沒跟他說,我們剛處理完他號召同學打架的事。

坦白講,我很討厭這個學生:上課睡覺已經是所有事情中最易接受的事。一醒過來,無論誰上課都會來搞些大小動作;無論男女,多少也受過他的欺凌,如果你看過《所羅門的偽證》,他比大出有過之而無不及。(其實還有很多事例,但讀者間有人認識他,所以按下不表了)。

回到教員室,我和負責訓導的同事說了老細的想法。他冷笑:他缺點小過大過加起來N十個,留堂總時數恐怕他每天留堂都要留到下學年,你還有甚麼辦法。我聳肩,我不知道。他又說,他欺負人,你看他上我堂也沒搞事,夠惡就得。

係囉,我心想,結果他就發洩在別人身上。

隔了一陣,有電話找我。是那學生的母親。她尷尬地告訴我今天這個學生沒有上課,剛回家中睡覺。剛回家?即是說他昨晚不在吧。「係呀。擒晚佢又同老竇打架。唉,係我唔好。

接著這母親哭訴了半個小時,由丈夫家暴講到每個星期的父子衝突。原來過去半個學年,幾乎每個星期都有一晚半夜與老父講手。之後,忽然講了句:上次我自殺,好𥝞個仔叫警察。

說到這裏,我知自己已經handle不了。接著跟他們跟社工,搞了很多手續。

之後一日,他回到學校,照樣在課室睡。看著他的樣子,我忽然想起教育文憑時有個老師講:其實,對某些學生來說,在課室裏可以睡覺,是因為學校可以給他安全感。

他自己覺怎樣?有一天我叫他留在課室,趕走了所有同學,談了一些他的家事。他講到喊的時候,外面傳來訕笑的聲音。原來不知情的同學跑回來偷聽。他面色煞白,不再發言。

後來,到我們相處的最後一天,他還是要欺負人,跟他合作的,就是那天嘲笑他的那批同學。後來我知道,他們或多或少,有差不多的故事。

三、

從他的身上,我學到了三件事。

第一,一個人的行為永遠不會只有一個表面。所以,去到今天,我絕不能認同有個人形物件說:「社會有評論指年初一晚發生的旺角騷亂是源於政府不義,以「魚蛋革命」形容騷亂,但這只是為這類行動開脫,合理化其行為。」正如,我討厭那個學生之餘,更加討厭那個永不露面但永遠搞事的父親。沒錯,我的確在「合理化」他的行為。正是透過「合理化」我才會知道,我對事情有甚麼對策!(雖然結果是,我要去學習接受「我不會有對策」。)

一個成年人不嘗試去理解原因,而只是指責行為,就只會有荒謬的懲罰。荒謬之意有三,一是嚴厲而無目的,二是不合比例,三是不去對下藥,從源頭解決問題,有同樣不滿的人下次會怎樣,你永遠不知道。

第二,如果你覺得可以以暴易暴,我想說,如果你讓我可以體罰學生,我那天對著他也不會選擇體罰。原因很簡單,即使在學校我有合法暴力懲罰他,他也有足夠的暴力來回應。我也肯定,我一個也不夠他打。(大概你也不會認為師生圍毆很好看)。有人說,當場警察應該一起開槍,我只能說,如果你在場數人頭,每個警察六顆子彈,我不知道夠制止幾多個「暴徒」。而受過專業訓練的我,不會認為恃著權力打人好型:我想,一個人應該站著賺錢,而不是迫人跪去賺的。

四、

第三,再者,合法暴力的重要假設是:你可以將「犯人」「隔離」於「正常社會」。

很多犯事行為從脈絡看,正是源自一個不正常的環境。而這個潛在的群體之大,可能永遠不能隔絕。教師的立場和其他人不同,因為清醒的教師會明白,懲罰之後第二天,你還是會見到個「壞蛋」出現。你趕他出校,OKAY,但在現在的教育制度和派位方法下,他之後每天可以玩半天之後,就可以在學校所處的社區裏等你的學生放學,因為「分區派位」,他們都住得不遠。

反觀今日,就當他們是「犯人」,我不知道你怎樣可以隔離所有不滿這個政府的所有人,他們可以今天不參與「暴亂」,但你永不知道他們的不滿,和他們所不滿的問題,已經為社會帶來多少社會成本。而更重要的是:你還相信這是一個「正常社會」?告訴我,為甚麼一個會動輒為一條橋一條路增加幾十億,卻去繼續削減公共醫療開支的政府是「正常」?一個將環保倉當軍火庫的警隊是「正常」?一個將時序亂剪到一個地步,在內地看可以一格不漏的新聞機構是「正常」?

12698523_10154117318662448_8092578280199540146_o

蘋果日報,13/2/2016

五、

這種日子,怎樣教育下一代?我不知道,我在想。

廣告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