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 筆記香港 RSS for this section

騷動的離地反思

零、

暴力?騷亂?這個星期有兩天我用自己的方式在大陸。被迫看著偉光正的TVB。 閱讀更多…

廣告

讓子瑜這枚飛彈飛

96年的台灣總統選舉,北京用飛彈演習試圖影響賽果,結果有至少兩個,第一個李登輝連任,而且獨派立場更顯。

周子瑜如果在香港,不過是一個中四五的學生,長得漂亮,經歷也眩目吸引,現在卻一個猥瑣中年的諂媚而努力幾乎付諸流水。大家會更討厭大陸之餘,年輕天然獨的一代更對五毛所衍生被愛國手段反感。

第二個是北京至少在選舉期間也不會再有這類威脅式的動作。民主選舉用選票示範了如何改變政府的行為:連對岸政府的行為也改變了。

台灣選舉像香港一樣出現種票疑雲,一樣有受大陸影響的政團參選,現在還有像愛港力青關會之流的黃安出現。

據說這種現象不是偶然,是將香港的統戰經驗搬過去。這種策略表面成功,但香港人從沒有機會直接透過選舉反映他們的真正感受。

台灣選舉的結果,將會顯示這些手段其實讓民眾有多反感。國民黨和所有騎呢統一黨的可能大敗,不但一巴打在黃安五毛和統戰維穩部門面上,所有在香港靠姓屈維生的,以為政治正確就可以發達的商人傳媒,都應該面上發熱。

配音員,或者某個香港之逝

我總以為,林保全先生只為我這些叮噹年代的人有意義。當滕子先生與大雄的配音員盧素娟女士離世對我和這個世界都只有撐得起的震撼時,林先生的逝世似乎更讓人接受不來。似乎叮噹可以像老夫子般繼續畫,(然而3D化只象徵日本創意團隊已無法將這個故事再帶入新階段,就如麥兜),大雄新的配音大家又接受得到,但為甚麼是林先生不可取替?
閱讀更多…

926筆記(四):如果我們相信人都是自發的

一、

昨天晚上終於拋開了所有這幾天的憂鬱,與舊日同窗聚首一堂。本來這一次在Facebook裏的event,我以為只是四五十人的聚會,結果,各自在自己的圈子裏找人來,又有人自己撞入了群組裏,結果連老師居然有過百人出席。就是有這種好事,才會對世界有好念頭。 閱讀更多…

926筆記.三:狼來了的變奏

《伊索寓言》裏,《狼來了》的教訓是: “this shows how liars are rewarded: even if they tell the truth, no one believes them"。

我當然不是指責諸位社會賢達說謊,相反,我對他們的出發點是對學生好,想讓香港早點回復平靜。正是這樣,我覺得他們這樣每天黃昏就勸一次說「有大事發生」是很不智的做法。一天是這樣,兩天是這樣,之後呢? 閱讀更多…

926筆記.一:與學生談談權力

這幾個星期,我跟夫人說,我少不免還是要很遲才走。為的是預備一旦罷課,我們可以有幾手準備。結果很意外:我們發現幹了這麼多悶事,學生最後對學校的感覺好了很多。我們的工作細節其實沒有甚麼特別,所以也不說太多:總之緊隨教聯會指示,緊守崗位,你自然有意想不到的結果。 閱讀更多…

主場之後,還剩甚麼

今天《主場新聞》停止運作,在一連串與傳媒有關的事件簿上又添一宗。如果港視、DBC、劉進圖等等都曾經讓你為香港言論自由添一份憂慮。那麼,這宗網絡新聞,更該讓人思考,到底傳媒與言論自由的危機根源是甚麼。在這件事和網絡的回應,我有幾個擔憂。

1. 網絡媒體的營運:像DBC事件一樣,有些人會否認這是政治事件,本質而言,網絡媒體的經濟從來的讓人擔憂的。以網台為例,大規模以D100、謎米、熱血;中型如Ragazine;小型如敝小頻道三師會,大有大到幾百萬搞,小有小至一部iBook Air,各取所需,但同樣艱苦經營。而同是網絡評論平台,《主場》在規模上是最大的,人流也最多。他們沒有像其他網媒出廣告,反而是與其他大機構合作,像插入式廣告般提供企業相關的資訊。

這種營運模式財政上表現如何,無從稽考。但更多人會提及的是其龐大的編輯團隊如何拖累其營運。主場在商業模式上希望仿效Huffington Post,以最快消息加最新角度,靠人情供稿運作。對很多作者和報章而言,沒有稿費,抄稿,引LINK撮寫這種模式很不理想,也讓人質疑到底這個網站的編輯團隊在做甚麼。但即使反對者也必須同意,在infographics 和 meme 的製作上,這個團隊讓他們的訊息比任何一個媒體都做得好。而《主》的退場,我最惋惜的是誰能取而代之將這些風格延續開去?而他們的價值,我認為如果對家喜歡以《煮梁新聞》諷之,那麼,他們的價值至少「有目共睹」。

2. 網絡媒體的政治:《主》退場對很多人而言,是一個白色恐怖,打壓傳媒的另一例子。我絕對同意這一點,而庫斯克大哥已有文章,不贅。

對我而言,更大的惋惜是一大堆公民運動失去了一個有力的平台。讀者從《主》看到不少主流不會報導的團體,更不畏說預留空間讓他們作詳細論述,例如Code for Hong Kong 、保衛郊野公園 等。不少網絡觀察者都會同意,《主》聚集了一批社經地位較高的讀者,對一些被評為「離地中產」的讀者較有吸引力。他們平時多只讀主流媒體,較少主動去看一些較少人認識的公民自發行動和公民運動的資訊。《主》提供了一個平台給這些行動和讀者,讓這些社會上較有行動力的公民和這些有概念的公民合流。

其他網絡評論平台沒有一個能擔當這個角色。透過《主》宣傳的公民行動對某些人而言是離地,對某些人而言它們更是不著邊際,但問題這些都是害怕政治的中產靠近社會的重要途徑。沒有這些低門檻,他們對社會的了解更窄。香港的公民社會,先有反佔中運動和周融的地圖炮式攻擊,現在失去《主》這個平台,嚴重削弱了不少聯系和資訊流動,公民社會雪上加霜。

3. 網媒和主流媒體的角色:

網媒之間同文相輕,慣見。網媒與主流媒體之間的關係亦差。如第一點所言,一些主流媒體工作者視網媒為寄生之物,而blogger是否correspondent的爭論永不會終結:尤其是主流新聞從網媒拿消息作故事或抄新聞的情況日見嚴重之時。

若我們相信《主》退場有政治壓力,第一個我們要打破的迷思是:網媒和主流傳媒是兩個戰場。至少對我們的對手而言:任何輿論平台都是要被統戰的對象。在公民的言論陣線這個角度而言,唇亡齒寒的形勢非常明顯:在主流傳媒全部歸邊的時候,網媒的存亡戰不遠矣。當其他網媒在花生的時候,不能忘記的是,當我們擺脫了版權條例的部份干擾之後,我們的言論空間還剩多少?當游清源荷戟獨徬徨之時,網媒必須明白,他們可吃的花生來源,所剩無幾;這些犬儒花生,還可食多久?

可以做甚麼

1. Bookmark多幾個平台。

2. 多買幾份還可信任的報紙。

3. 和身邊的人多談政治,嫌難講?推與父母姨媽姑丈輕鬆論政全攻略 __

4. Facebook add 一些不同人的source,自己多想;share一些好嘢,加自己的看法。

在退步的世代當父親

讀書會的學生想我介紹一些人物傳記,我頭痛。雖然最後也叫完成任務,但卻是愈講愈苦惱:因為我發現我將不知道怎樣教女。 閱讀更多…

一個中產屋苑的香港故事

如果你已經忘記美孚花園牙籤樓官司與抗爭,讓我提提你,這裏有另一個屋苑叫麗港城。這個地方我認為是香港中產故事必講的一章。 閱讀更多…

%d 位部落客按了讚: